首页 > 法律新闻 > 法制新闻

土耳其经济危机的原因:埃尔多安,权力大于一切

作者:佚名 来源:法律法规网 2018-08-28

土耳其的政治早已失去光彩,但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样不稳定且日益加剧的外交危机现在已让土耳其经济陷入全面的货币危机。

在过去的12个月里,土耳其里拉(lira)已经贬值近一半,而且,由于土耳其的银行和公司大量的借贷外币,里拉币值的自由落体可能会导致大部分私人企业陷入困境。

噤若寒蝉的社会

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赢得了土耳其政体6月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以来的首次选举,现在继续以独裁的方式统治着国家。他选择政府部长更加看重忠诚(和家庭关系),而不是他们的能力。

十多年来,金融市场让2014年前始终担任总理的埃尔多安轻松信贷,这为土耳其经济带来依赖外国资本的稳定经济增长,用来资助国内消费,以及对房屋、道路、桥梁和机场的快速投资。

这种经济扩张很少获得善终,唯一真正的问题是什么时候结束。

直接触发的是特朗普政府决定利用制裁(以及更多的威胁)迫使土耳其释放伊兹密尔的美国福音派牧师布伦森(Andrew Brunson),他在2016年7月针对埃尔多安的政变失败后遭捕,这场镇压共8万人被捕,17万人被解雇,关闭了3000所宿舍和大学,同时解雇了4400名法官和检察官。

这些严厉的措施是在紧急情况下采取的,大多遵从埃尔多安的命令。由于媒体受到严格控制,民间社会因压迫和随之而来的恐惧气氛遭阉割,因此抵制基本自由受侵害的程度微乎其微。

在2016年后的镇压行动中,布伦森只是成千上万遭控犯下恐怖主义罪刑的其中一个罪犯。

个人主义专制

就像不可持续的经济政策每次所带来的金融危机一样,找到出路需要立即和中期的补救措施。

从短期来看,经济需要增强信心的措施来稳定金融市场,尽管埃尔多安对这一举措深感厌恶,但土耳其央行可能需要提高利率。一项具体和可靠的收紧财政纪律和重组私营部门债务的计划至关重要。可能不得不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临时财政援助。

但这些短期解决方案并没有解决经济的长期脆弱性,这种脆弱性植根于埃尔多安所建立的个人主义专制。

土耳其从未有过无瑕疵的民主。

在埃尔多安2003年上台前,民主制度被军事干预中断了4次。但政治制衡限制了军队,并且通过越来越公平和自由的选举,权力在许多场合中易手。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没有人获得过不受限制的权力。从1946年建立多党民主时的薄弱基础开始,民间社会发展到政府与商业协会,工会,学者,新闻界和其他各种私人利益集团的关系。

在埃尔多安早年,当他仍然能感受到军队和世俗精英的威胁时,埃尔多安嘴上说着民主和人权。他向长期受压迫的库德族(Kurds)提出了建议。西方的自由主义者和支持者更被纳入了一种他们迫切希望相信的“民主伊斯兰主义(democratic Islamist)”。

不容挑战权威

但即使他在西方获得赞誉,埃尔多安也开始通过巨额罚款来箝制独立媒体。他还通过对将军和其他主要世俗主义者的虚假审判破坏了法治。埃尔多安在与他的盟友美国穆斯林神职人员法古蓝(Fethullah Gülen)及其追随者分道扬镖后加速了威权主义,并在2016年的失败政变后大幅加速。

埃尔多安说,随着6月大选“老土耳其(Old Turkey)”已经让位于“新土耳其(New Turkey)”。在第二土耳其共和国建立的新秩序中,任何对他的权威的挑战都可能被视为叛国罪。

埃尔多安声称一切顺利,并将黑暗势力(通常是不知名的外国阴谋者)归咎于失败。他的荣耀、无懈可击的表现、政治生存都被描绘成土耳其的最高目标。所有其他目标,无论是生产力增长,保持外国朋友,改善教育,还是治愈社会伤口,都会加强他的统治。 

作为对土耳其民族的牺牲服务的回报,他有权超越所有法律并讨好他的亲密伙伴。

土耳其新政治体系的逻辑可以追溯到鄂图曼帝国(Ottoman)的“正义圈(circle of justice)”,也就是将人口分为“纳税群众”和由仅服从伊斯兰教法(伊斯兰教法)的苏丹领导的“少数免税精英”,在实践中己定义了含义。

1839年,通过一项迎来重组时代的法令正式废除了“正义圈”。近2个世纪后,埃尔多安又把土耳其带回了前几代改革者试图抛弃的过去。

埃尔多安已经制定了这个制度,无法让有能力的政治家或官僚掌舵经济。领导者的自身利益超越了为民举才,恐惧阻止了对重要议题的诚实辩论。

为了自我保护,属于各领域菁英的商人、学者和记者都选择沉默寡言。埃尔多安的身边充斥“应声虫(yes-men)”(以及部分女性应声虫),这些人努力地满足埃尔多安的虚荣。

即使土耳其现在的反对派领导人在没有作用的议会中也会成为埃尔多安的啦啦队员,因为只要表明不支持埃尔多安就会被视为帮助敌人。

牺牲全民经济为执政

正如俄罗斯和委内瑞拉,一些敢于持不同政见的人存在于公共话语的边缘,借以成为自由言论的假象,但他们过着岌岌可危的生活,总是面临被捕的风险,杀鸡儆猴。

迟早,经济压力将迫使土耳其采取稳定货币和金融市场的修正案,但这无法重振长期的私人投资,带回成群结队的人才,或者培养能让土耳其能够蓬勃发展的自由气氛。

正如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当独裁领导人优先考虑明智的经济政策时,政权便可以繁荣昌盛。但是,当经济学成为提升总统个人权力的另一个工具时,正如我们目前所看到的,经济必然要付出代价。

上一篇  1 2 3 4 5  下一篇

I 相关 / Other

I 热点 / Hot